空缺(1 / 2)



這代表瞭什麼,已經不言而喻瞭。

他落選瞭。

江小白和董冉沒有多說也沒多問,禮貌告辭。

等到瞭車上江小白這才舒出口氣,“聽胡導的意思,可能是定紀風瞭?”

“我覺得不會。”董冉卻是搖頭,“我都能看出來紀風和你不搭,他和別的年輕女演員也不一定搭,如果安城就這樣被淘汰瞭,那紀風十有**也不行。”

就兩位男演員,如果有一個人還沒有試完鏡就被趕走瞭,那隻有兩種情況,一是另一人的表現極為出色,遠超過安城,另一種可能性就是兩人都不合適,不僅安城不行,紀風同樣不行。

董冉覺得紀風的表現似乎跟前者扯不上關系,所以她猜測估計兩人都落選瞭。

女演員這邊不知道情況,但是男演員那裡,董冉覺得胡導可能還會再物色演員。

這個推斷也許沒有那麼有依據,但卻是董冉的直覺。

“不過這次胡導的保密工作也做的太好瞭,男演員先不提,女演員這邊也太隱秘瞭,我們試鏡瞭兩輪竟然連競爭對手有誰都不知道。”董冉苦笑說。

“大概是不想提前泄露消息吧。”江小白道。

“看的出來,他對這部劇的女主更為在意一些。”董冉說。

江小白點瞭點頭。

這次試鏡有些奇異,都試完瞭也說不上個所以然,江小白連自己的表現是不是不錯都不知道,心中不是沒有忐忑的,卻也覺得似乎無能為力。

以前的試鏡一切明確,演員自己都會有一個大概的數,這次卻不然,一切全都得看胡導自己。

真——本次試鏡一切解釋權歸胡導所有。

既然這樣,那也就不用管瞭,專心拍自己的戲就好。

而在試鏡環節結束後,胡言則是和女助手探討著結果。

“胡導,安城雖然演技上稍有尷尬,但是形象真的很符合你的要求,就這樣讓他走人瞭是不是太早瞭?”助手覺得有些可惜的說。

安城多帥啊,那是一踏仙 零夜月落代男神啊,到現在還有很多人懷念他年輕時的顏。

當然,現在顏值也沒有降低,反而多瞭些歲月沉淀的感覺,就連眼角的小小皺紋也顯得醇厚如酒,有著獨特的魅力。

這麼帥的人就這樣被淘汰瞭,助手想想就有些不舍。

“帥有什麼用,帥能當飯吃嗎?如果帥有用,那譚韋也不差。”胡導淡淡說道,對此很不以為然。

“那除瞭他我們也沒有什麼人選瞭呀,紀風你不是也覺得不行嗎?”助手納悶。

“隻能重新找人瞭。”

說到這個,胡導也有些皺眉。

他心裡是有些煩躁的,同時也對年長的男演員們十分不滿——

你們怎麼不跟同期的女演員多學學?!

同樣四十歲,大多女演員仍然專心琢磨演技,同時對自己的身材和皮膚管理十分認真,有些為瞭保持最好的上鏡狀態還會花巨資做醫美或者微整形,雖說有些人做瞭整形後會有些僵硬,這種做法也不算可取,但這是人傢的一種積極態度啊!

說明人傢仍然是很有事業心、很上進、很努力的。

但是男演員呢,除瞭一些很敬業刻苦的老戲骨或者是真正實力派的演員外,別的那些曾經走偶像劇路子的人如今一個個油光滿面的,身材開始發福,也變得懶散,那種向上奮進的動力都不見瞭。

如果讓胡言找十個四十歲仍然貌美有氣質且演技不錯的女演員,那他隨便就能找出來,可如果這種條件換成同等的男演員,那他真覺得自己要愁死瞭。

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啊,那些男演員們怎麼就不知道自己反省呢?

“胡導,趙婉兒說想見你。”

門被敲瞭兩下,然後就有工作人員探過來瞭頭,小聲說道。

趙婉兒?

不是讓她們都離開瞭嗎?

胡導皺瞭一下眉,不過沉默一下後就點點頭,“你讓她過來吧。”

“胡導,我去打印一下文件,等會兒再過來吧。”

女助手也站瞭起來。

胡導隨意的嗯瞭一聲,然後就低頭看起瞭名單。

今天的試鏡,他對男演員有多麼不滿意,就對女踏仙 零夜月落演員有多麼滿意。

江小白就別說瞭,各方面都讓他覺得很合適,而趙婉兒和杜嫣雖然也是各有優缺點,但比起那幾個男演員還是要強上很多,綜合得分非常不錯。

但三個人中要是排個高下,不用說,肯定是江小白優先。

但這事卻不能這麼快定下,主要還是男主角正空缺,目前還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如果有瞭人選且跟江小白搭檔合拍,那再定下二人也不晚。

正在胡導發愁時,門口有瞭動靜,然後就是關門聲。

趙婉兒來瞭。

趙婉兒很美,是那種明艷的美,屬於濃艷型,但卻不俗氣,很多人形容她就是又颯又魅,這種標簽在圈裡雖然不止她一個,但也絕對不多,所以趙婉兒的特點是很明顯的。

但這樣也有一種弊端,因為國內的女主更偏向於小白花、人畜無害的類型,所以清純幹凈文靜型的美女更受大傢歡迎,像趙婉兒這種艷麗的去當女主就會有些怪怪的,很多時候她反而適合演女二。

趙婉兒如果演女二,那大多都能把女一的風頭給搶走,可她如果演女一,又會讓人覺得哪裡不合適。

這樣一來,她在接戲時就很尷尬瞭。

趙婉兒今天穿的是一件寬松的一字領上衣,長款,剛剛到大腿處,而下面則是露瞭一大截的腿,非常的白嫩誘人,腳踩高跟鞋,走起跟來十分婀娜多姿。

“胡導,我沒有打擾到你吧?”

趙婉兒彎唇笑瞭笑。

她化的妝稍微濃一些,因為這樣更適合她的氣質特點,她化淡妝反而不太好看。

笑的時候她正紅色的唇色看著很是晃眼。

胡導目光掃過她的臉,“不打擾,怎麼瞭,有什麼事?”

“是我對這部戲還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所以就想向胡導您請教一下,這樣也方便我下去多準備準備。”趙婉兒說著話就朝胡導走瞭過來。
最新小说: 魔灵正传 言出法随的圣人 我是二狗子 我只是游戏人间 不过离别 仙竭 漂仙山外山 蜉蝣祭

如果您的浏览器未跳转,请点击此处进行游戏并领取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