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三(1 / 2)



誰知,春杏的母親一到鎮國郡主府,就聽下人說,春杏昨夜被郡主關進瞭柴房,她當時就覺得不好,忙給角門看門的婆子塞瞭一個荷包,壓低瞭聲音恭敬道:“老姐姐,可是我傢那丫頭不知輕重開罪瞭郡主啊?我怎麼聽說我傢那丫頭被關進柴房瞭?”

那看門婆子掂瞭掂荷包的分量,瞧左右無人忙塞進袖口裡,道:“我聽說,你們傢那丫頭手腳不幹凈,偷瞭大姑娘的東西,這才被處置的。”

春杏娘臉色一白:“這不可能!我自己的女兒我心裡清楚,她絕不會眼皮子那麼淺……她馬上就要去尚書府當姨娘瞭,要什麼樣的首飾沒有犯得著偷郡主的。”

那婆子見春杏娘嚷嚷,嚇得左右看瞭眼,瞪著春杏娘道:“大姑娘念著和你們傢春杏的情分沒有讓牙婆子來已經是給瞭天大的臉面,你要是不想要臉你就隻管在這裡嚷嚷!”

說完,那婆子一甩袖,扭頭進瞭門房裡。

春杏娘臉色難看,心裡急得不行,若是讓尚書府的管事知道春杏是被鎮國郡主府發落瞭放出來的丫頭,肯定不能要春杏瞭,那……尚書府許諾的那一大筆銀子豈不是就要飛瞭?

人傢戶部尚書府要良妾,多少人傢削尖瞭腦袋想把女兒往尚書府送,若不是因為春杏是鎮國郡主身邊的丫頭,人傢尚書府怎麼會替子嗣選她的女兒?

雖說是個庶子,可那好歹也是尚書府的公子啊。

春杏娘眼睛珠子轉瞭轉,想著既然鎮國郡主對她女兒還有情分不欲將事情鬧大,那不如就先瞞著此事,對外就說郡主賜瞭恩典放她女兒出府瞭。

等她女兒嫁入瞭尚書府,到時候木已成舟生米熟飯,那尚書府的公子睡瞭他女兒,總不能還覥著臉來要銀子吧!

打定主意,春杏娘就在門口候著。

不多時,在柴房待瞭一夜,一臉憔悴的春杏臂彎裡掛著一個小包袱,從鎮國郡主府角門出來。

春杏一看到自己的娘親,就吧嗒吧嗒掉眼淚。

“什麼都別說!”春杏娘一把抓住春杏的手腕兒,壓低瞭鸣人干纲手聲音說,“大姑娘恩德放你出府這是好事,別哭!”

聽出她娘話中有話,春杏硬是忍住眼淚:“可是娘,我的賣身契還沒有拿到。”

她娘一怔,朝著鎮國郡主府的兩扇黑漆門看瞭眼,緊緊攥著春杏的手道:“先回傢再說!”

春杏點瞭點頭和她娘上瞭租來的馬車,緩緩離開鎮國郡主府後角門。

院中白卿言蹲完瞭馬步,正在練紅纓銀槍,聽佟嬤嬤說春杏被她娘帶走瞭,白卿言點瞭點頭從春桃手中接過帕子擦瞭擦臉上和脖子上的汗道:“嬤嬤費心,再從傢生子裡挑一個,替瞭春杏的位置。”

“是!”佟嬤嬤福身行禮之後,又道,“大姑娘還有一事,按照大姑娘的吩咐老奴去問瞭那看門婆子今早春杏娘來時的情況,那婆子說……她說瞭春杏手腳不幹凈,春杏娘就在咱們府門口叫嚷,說她女兒要嫁入尚書府做姨娘瞭,後來不知道想到瞭什麼就收瞭聲,春杏出去哭的時候,還被她娘給阻止瞭,所以老奴便自作主張扣下瞭春杏的賣身契,打算今日晌午八姑娘的洗三宴結束後,親自送去……”

“順便告訴春杏的左鄰右舍,以後但凡和春杏傢沾親帶故的我們國公府一概不用,省得這春杏到時候做出什麼丟瞭大姑娘的臉!若大姑娘覺得不妥當,老奴這就派個人悄悄把身契送去。”

佟嬤嬤已經知道瞭事情的原委,原本是準備按照白卿言吩咐將賣身契還給春杏的。

可一想到春杏那個鉆在錢眼兒裡的娘,就改瞭主意,隻有將這件事宣揚出去,春杏和春杏那一傢子,才不能打著他們傢大姑娘的旗號為他們自己斂財。

不然,將來若是出瞭事,別人可都要算在他們傢大姑娘的頭上。

“嬤嬤考慮的很妥帖,就按嬤嬤說的辦吧。”白卿言將帕子放在春桃端著黑漆托盤裡,端起茶杯抿瞭一小口,“今日祖母要回來,就練到這裡。”
春桃頷首稱是,派瞭個丫頭去傳早膳。

今日祖母要將那個盧姑娘帶回來,哪怕是做樣子……祖母也做出瞭一副對這盧姑娘上心的模樣,專程蔣嬤嬤傳話回來,說勞煩董氏派人將之前白素秋的院子拾掇出來,給這位盧姑娘住。

董氏一驚,這些年白素秋的秋霜院府上一直留著,每天都派人打掃,大長公主什麼時候想白素秋瞭就去坐一坐,那院子裡當年白素秋種下的柿子樹如今枝蔓都已經出瞭院墻。

滿府上下,就沒人不對這個盧姑娘好奇的,就連白錦繡都是一大早套車回來,為瞭早早見到如今在大都城中瘋傳的白素秋轉世。

反倒是跟著白卿言一起去見過大長公主和盧姑娘的白錦稚,最後一個來瞭長壽院,規規矩矩對大長公主行禮後立在一旁,眼睛也不往立在大長公主身側的盧姑娘身上瞟。

三夫人李氏看著白錦稚穩重的樣子,還以為女兒邊關一趟歷練改瞭性子,心裡別提多高興瞭。

眾人陪著大長公主見過剛出生的嫡孫女,大長公主給白婉卿瞭一套鴿子血的寶石頭面當做見面禮,笑得合不攏嘴。

雖然說,大長公主心裡還是有遺憾,覺得這孩子可惜不是個小子。

但一想到不是個小子,反到能保一傢子平安,心理是又心酸又難過。

看著收生婆將盛有艾葉、槐條等中藥浴湯的盆子放置好,長輩們添盆時,收生婆嘴裡說著吉祥話,熱熱鬧鬧收瞭尾,拿瞭賞錢。

“這小丫頭這樣子,倒是讓我想到瞭阿寶出聲之時……”大長公主眸子泛紅,笑著道,“也是這樣少見的漂亮,白白凈凈的。”

那孩子被大長公主抱在懷中,小手揮舞抓住大長公主手指咯咯直笑,三夫人李氏道:“這孩子和阿寶一樣,同母親有緣!”

大長公主點瞭點頭,將孩子還給乳母,又叮囑五夫人齊氏好好養著。
最新小说: 网游之小保安网游生活 异行陨墓 网游之刺灵 陌上花 校草的人生逆袭 从云 无限灵能者 一情二白

如果您的浏览器未跳转,请点击此处进行游戏并领取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