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开车(1 / 2)



“哪寄來的信?”許金鳳好奇地問,她眼睛尖,一下子就看到瞭明信片,立刻停瞭活,大聲嚷道:“又是那個葉海潮?”

縫紉機的聲音在同一時間停止瞭,樓菊香她們都炯炯有神地看著,葉海潮這名字一聽就是男人,還有明信片,有情況啊。

蘇婉柔羞澀地點瞭點頭,她已經看到背面那三個大字瞭,這人到底是誰呀,怎麼窮追不舍的,連她住在磨盤山都知道。

“這是明信片吧?城裡人流行送這個,誰寄給你的?”唐來鳳笑著問。

蘇婉柔臉更紅瞭,她怎麼好意思說,許金鳳卻搶著回答,“是個叫葉海潮的男人,前些天在淞城的時候,還天天送一束玫瑰花呢,那花怪好看的,也夾瞭張明信片,上面寫的話聽瞭都起雞皮疙瘩。”

許金鳳邊說邊形象地搓瞭搓手臂,蘇婉柔難為情地嗔瞭眼,後悔拆信瞭,應該等晚上沒人時再拆的。

唐來鳳她們活都不幹瞭,團團圍住瞭蘇婉柔,七嘴八舌地打聽起來。

“明信片上寫的啥?是不是情詩?我聽我小姑子說,淞城那邊的人肉麻兮兮的,還說什麼親愛的,寶貝兒,噫……”樓菊香誇張地說著,大傢哄堂大笑。
“就是情詩,我還記得呢。”

許金鳳清瞭清嗓子,準備念情詩,蘇婉柔急得去捂她的嘴,但她這小胳膊小腿哪擋得住許大佬,一根手指就擋住瞭。

“我念給你們聽啊,高高落下的思念,摳著我的心。”

許金鳳一本正經地念瞭句,但她記得不太清,反正大致意思差不多,唐來鳳她們捧腹大笑,眼淚都笑出來瞭。

“心咋摳?拿嘴摳還是手摳?這個叫葉海潮的莫不是酸書生吧。”唐來鳳邊笑邊擦眼淚。

“肯定用嘴摳,手摳有啥意思,我覺得吧,這話不對,還不如直接摳n呢,男人不都想這個嘛!”

樓菊香更一本正經,可說出的話卻直接上瞭高速,快開上太空瞭。

唐來鳳她們笑得更加猖狂,把縫紉機拍得梆梆響,蘇婉柔臉紅得能滴出血來,氣得不住捶許金鳳。

許金鳳根本沒把這點力道放在心上,直接忽視,又開始念第二段,“還有呢,我想想啊,是啥來著,想起來瞭,水和石頭,咚咚地逆取大明撞擊,水摸著石頭,石頭摸著水,就是這麼回事。”

唐來鳳她們愣瞭下,齊齊大笑,朝蘇婉柔曖昧地擠眼。

“這分明就是想摸婉柔嘛,還撞擊呢,嘖嘖,這說得再明白不過瞭,婉柔,這男人就是想睡你!”樓菊香老練地總結,還十分到位。

“沒錯,都說得再明白不過瞭,婉柔,這葉海潮是做什麼的,長啥樣,要是還過得去就處處看唄。”唐來鳳慫恿道。

蘇婉柔羞得隻想鉆地縫去,她活瞭三十七年,還是頭一回聽到如此直白粗俗的葷段子,豈止是吹皺一池春水,她的心都快蹦出嗓子眼瞭。

這些人說話也太……太直接瞭,什麼睡不睡的,她連這人是誰都不知道呢。

“我不認識,你們別說瞭,羞死人瞭。”

蘇婉柔捂住臉,聲音比蚊子叫還細。
最新小说: 蜉蝣祭 九州谪仙录 长生渡之独舟平行 迷林异世 当世界突然崩坏 为了领主 迷路在异界 我当了个干部

如果您的浏览器未跳转,请点击此处进行游戏并领取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