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日(1 / 2)



長茂還在東門攔截,她並非全然沒有機會。

可若是死瞭,便什麼都沒有瞭。

更別說,剛才她為震懾南戎軍,奮力挑起那南戎皇室的男子,似是用力過猛略有些傷到瞭胳膊,緊繃的肌肉此時透出幾分綿軟之意。

盧平見白卿言冷靜下來,招手讓白傢護衛軍和登州軍上前:“開路!”

登州軍勝券在握,已經殺紅瞭眼,如今南戎敗勢明顯,且戰且退,早已無禮抵抗。

“殺出一條路,直奔東門!”白卿言視線掃過亦正在血戰的登州軍,高呼道,“活捉鬼面將軍!”

鬼面將軍雖然剛剛出名不久,可與大燕謝荀這位新銳戰將幾戰,打得相當漂亮,登州離南戎如此近,登州軍自然也知道南戎有瞭這位鬼面將軍之後大不一樣。

若是能將鬼面將軍活捉,以後他們登州軍還怕鬼面將軍個鳥!

登州軍吼聲震懾天地,握緊手中長刀殺得越發拼命。

盧平何嘗不希望大姑娘能和公子見上一面?他緊緊護在白卿言身邊,低聲吩咐白傢護衛軍找機會先殺出血路,護送大姑娘順利前往城東。

東門口。

董長茂看到南戎人在城墻之上高喊著什麼,東門緩緩打開,鬼面將軍一馬當先沖在最前出城……

帶人隱蔽的董長茂一躍上馬,拔出佩劍高呼:“截殺戎狄人!活捉鬼面將軍!”

眼看著同袍都破瞭城,這樣的功勞……他們這些在這裡候著的登州輕騎軍沒有份兒,他們怎麼能不著急?

如今東門打開,南戎人定然是要從東門撤退,他們立功的機會來瞭!

登州軍個個熱血沸騰,聽到董長茂拔劍高呼,如同打瞭雞血,三呼嚎叫。

“截殺戎狄狗!活捉鬼面將軍!”

“截殺戎狄狗!活捉鬼面將軍!”

“截殺戎狄狗!活捉鬼面將軍!”

董長瀾劍鋒所指東門方向:“殺啊!”

“殺……”

三千輕騎從陡然出現在隱蔽的高坡之上,先後朝著東門南戎軍疾馳而出的方向拔刀狂奔而去,飛速馳騁。

一時間沙塵飛揚,三千鐵騎潮水般湧來,馬蹄漸家有绝色房东护花高手急,殺聲愈盛,聲震天地,似要穿透九霄。

鬼面將軍身邊的大將看到此等情景,不由膽寒,喊道:“將軍!有埋伏!將軍帶糧食先走……我等斷後!”

白卿瑜算瞭算董長茂等人能沖下來的時間,必是攔不住他,他一手控制韁繩,一手解下腰間佩劍丟給那大將:“傳令,不要戀戰!殺出血路!帶糧食回南戎要緊!這些糧食才是我們南戎能不能抗過這個冬天的關鍵!”

此次,董長茂並未讓輕騎弓弩手放箭,來之前董清嶽專程叮囑瞭,決不能用弓箭……且要董長茂略作阻攔,便放南戎離開,給皇帝一個交代就是瞭!

否則,狡兔死走狗烹,董傢不會有好下場,隻有強敵在側……皇帝才會看重登州軍。

董長茂知道如今兄長假死,兄長人正在南戎訓練他們董傢私兵,董長茂也要做好自己應當做的事情,才能助董傢,助兄長!

父親說瞭,原本事關董傢存亡之事,父親並不想讓他這個庶子參與,是兄長董長瀾為他做保……稱願意將性命交到他的手中,所以兄長才選擇瞭由他假死前往南戎練兵,讓董長茂這個庶子留於登州城助他。

為瞭兄長這份信任,董長茂願意肝腦塗地,粉身糜骨!

這場做戲的廝殺,並沒有持續多久,董長茂放走瞭南戎軍,隨即帶輕騎追趕……

等白卿言一行人趕到東門之時,這裡隻剩下殘肢斷骸,和南戎還有登州軍已經無主的駿馬。

血色殘陽,映著剛剛大戰過後的登州城,映著遠處雄渾壯闊的山巒,將那登州城的城墻都塗抹成暖色,也為那遠山鍍上瞭一層金光。

騎於駿馬上之上的白卿言,影子被拉得老長……

胯下駿馬來回踢騰著馬蹄,想要舔舐灑瞭滿地的糧食,可它確不喜歡糧食中的血腥氣,鼻子中噴出陣陣熱氣。

風中帶著濃烈的血腥味,她眺望廣袤無際的草原,看著在遠山之巔翻湧的雲海,還有在家有绝色房东护花高手這血色夕陽中展翅翱翔的雄鷹,失落之感,像一條巨蟒將白卿言死死纏住讓她喘不過氣來。

到底,還是沒有趕上來見阿瑜一面。

盧平看著被餘暉勾勒著背影的白卿言,輕輕一夾馬肚上前,低聲對白卿言道:“至少,大姑娘已經知道瞭……公子是平安的。”

看到阿瑜上馬騎馬的動作利落,想來……他如今是康健的吧!

盧平視線落在遠處,一具南戎將軍屍體旁的佩劍之上,忙一躍下馬,踩著鮮血和成的泥漿小跑過去,將那把寶劍拿瞭起來。

這寶劍上並未鑲嵌任何寶石,但是圖騰特別,當初盧平在南戎時……見鬼面將軍佩戴的就是這把寶劍,他認得出!

畢竟那鬼面將軍是他們白傢嫡傳公子,他身上的每一個細節,盧平都記得!

“大姑娘!是那鬼面將軍的劍!”盧平將寶劍拿回來,遞給騎在高馬之上的白卿言。

白卿言回神,從盧平手中接過劍,拔開看瞭眼……

鋒利的劍刃已經卷曲,這卷曲……絕非是剛才這麼一小會兒激戰能造成的。

而且,上面還帶著新舊顏色不一的鮮血。

想來……阿瑜定然是用過這把劍的。

白卿言想起蕭容衍曾言,鬼面將軍劍用的極好。

她眼角濕潤,唇……卻勾起瞭一抹笑意,阿瑜還能用劍,這不是更能說明阿瑜如今康健嗎?

今日,她已經遠遠的見到阿瑜瞭,也知道阿瑜如今身體尚可,這也就夠瞭。

他們姐弟,還有來日!

她相信,用不瞭幾年……阿娘生辰的時候,阿瑜定然能趕回來為阿娘賀。

白卿言將寶劍入鞘,緊緊攥在手中,朝著遠山的方向望去。

如今,白卿言該想的,是去尋一把能配得上阿瑜的寶劍,等他回傢的那一天……將寶劍交到他的手中去。

白卿言將寶劍掛在腰間,一扯韁繩,調轉馬頭:“回城!”
最新小说: 屁孩儿回忆录 我成了反派 星瀚奇迹 欲问天道 武道凶猛 汉家衣冠 律动人生 修真世界战记

如果您的浏览器未跳转,请点击此处进行游戏并领取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