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药(1 / 2)



69,最快更新嫡長女她又美又颯 !

交流好書,關註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在關註,可領現金紅包!

“長姐,剛才小七在馬車上和我說,呂元鵬那一群紈絝參軍去瞭北疆!我想他們應該就在我們回來時,去邊塞駐防的那一批新軍裡!”白錦稚聲音十分歡快。

“對呀!”白錦瑟乖乖巧巧道,“呂元鵬走得時候鬧得挺大的,都城裡和他們玩兒的好的紈絝一群人浩浩蕩蕩,都跑到軍營裡去瞭!後來壽山公、巡防營統領范餘淮范大人都跑到呂相府,求呂相管管呂元鵬,幾位大人更是跑去軍營想接自傢孩子回來,呂元鵬還挺義正言辭,說保傢衛國匹夫有責,白傢連女兒傢都奔赴戰場為國舍命,而諸位大人身居高位,食天下百姓稅賦養,難不成是想拘著自傢熱血男兒在傢繡花嫁人嗎?”

白錦稚聽到這話,眼睛睜得圓圓的:“呂紈絝還能說出這話呢?”

想瞭想白錦稚又覺得有些不對味兒,眉頭緊皺:“我怎麼覺得呂元鵬這話,是在說我們白傢女兒傢應該繡花嫁人呢?”

白錦繡用帕子掩著唇低笑道:“不過呂元鵬這一番話,倒是讓大都城的百姓對這群紈絝有所改觀,就連陛下也稱贊他們是晉國的熱血好男兒,雖是紈絝,瑕不掩瑜。”

“後來,那些以強權壓著軍營放人,強行將自己傢孩子拽回去的,又連忙將自傢孩子送去瞭軍營!倒是白白累得呂相之前屈尊挨個致歉。”白錦瑟光是想起那場景都想笑。

呂元鵬雖然喜歡招貓逗狗,可本性不壞,吊兒郎當之下又有幾分赤子心腸,否則當初白傢兒郎也不會同呂元鵬親近。

眼看馬上到小院子門口,魏忠快行兩步,替白卿言一行人挑開天蓬紗帳。

大長公主一頭銀絲梳得一絲不茍,隻插瞭根金鑲翠玉的簪子,身上穿著去歲做的夏衣,上頭繡著海棠花樣式,舒適又雍容。她就坐於院中石桌前,手執棋子,垂眸觀棋盤。極淡的日頭光暈從樹葉間隙投下,映著一旁插著幾支桂花的甜白釉花瓶,似有误惹妖孽一圈朦朧的光暈。

相比上次相見,大長公主清減不少,許是一直食素的緣故,雙頰削瘦,眼窩也更深瞭些。

白卿言帶著三個妹妹進來,恭恭敬敬對大長公主三叩首後,才起身問道:“給祖母請安!聽蔣嬤嬤說祖母病瞭,祖母可曾好瞭些!”

大長公主將手中棋子放入棋盒之中,沙啞著嗓音問:“北疆之行,可曾受傷?小四的手可好瞭?”

“回祖母的話,手背小傷不礙事!”白錦稚按照白卿言交代的回瞭大長公主,帶著笑意的目光澄澈純粹,還是一團孩子氣長不大似的。

大長公主看向白卿言,想伸手喚白卿言到身邊來,可看著她一身戰甲的模樣,想起兒孫,心中愧疚攥著佛珠的手始終抬不起來。

風過,樹葉沙沙作響,鋪在石桌上青碧色的螺紋桌佈被掀起一角。

大長公主還是低聲問:“阿寶,你呢?”

“勞祖母掛心,阿寶一切都好!”白卿言回道。

大長公主點瞭點頭,就見盧寧嬅挑開湘妃竹簾從偏房出來,手裡端著黑漆描金的方盤,有碟子如拇指蓋那麼大……做得十分精致的海棠花樣的點心,還有瓶溫瞭許久的桂花甜蜜。

盧寧嬅和眾人見瞭禮,這才笑著道:“今日大姑娘和四姑娘凱旋,大長公主特地讓人備瞭一壺桂花甜蜜來代酒,恭賀兩位姑娘!”

這裡沒有白傢祠堂,出征她帶得也並非是白傢軍。

可大長公主今日仿佛惦記起瞭,白傢曾經大勝歸來熱熱鬧鬧敬告祖宗平安還都的場景。

白卿言上前對盧寧嬅頷首後端起黑漆方盤裡的酒盅,飲盡桂花甜蜜,再朝大長公主跪拜行禮:“白傢長女白卿言,平安還都。”

白錦稚眼眶微熱,她想起那日見到七哥時,七哥跪在長姐面前,說平安還都時的情景,她多希望……白傢的每一個男兒,都能回來,都能跪在祖母面前,敬告祖宗長輩,他們平安回來瞭。

白錦稚有樣學樣,上前喝完甜膩膩误惹妖孽的桂花甜蜜,朝大長公主再拜行禮:“白傢四女白錦稚,平安還都!”

大長公主含淚點瞭點頭:“好!平安就好!”

蔣嬤嬤也將盧寧嬅泡好的茶端瞭出來,讓人給石凳上墊瞭幾個軟墊。

白錦繡懷著身孕,蔣嬤嬤給白錦繡上的是桂花茶,香氣四溢倒是很好聞。

“小七……你帶著你四姐去多折些桂花來,今兒個你長姐在!今日晚膳,讓蔣嬤嬤親自下廚,做一道你長姐喜歡的桂花山藥來。”

大長公主有意支開白錦稚和白錦瑟兩個孩子,白錦稚不是聽不出,她點頭拉起白錦瑟道:“好!許久未曾吃過蔣嬤嬤做得桂花山藥,小四倒是想念的很!”

白錦稚同白錦瑟離開之後,大長公主讓盧寧嬅坐。

半晌之後,大長公主才一臉心痛開口:“皇帝現在是越來越荒唐瞭!”

盧寧嬅起身行禮後道:“這一陣子,寧嬅給皇帝診脈,覺皇帝精神奕奕,脈象卻有些奇怪,仿佛是食用過丹砂的跡象!”

“姑姑是說,陛下在服用丹藥?”白錦繡一驚抬眼看向盧寧嬅。

“正是!不過丹藥這樣東西,聽說是近些年在大魏世族之間盛行起來,服之可令人紅光滿面,精神奕奕,有傳言說可以延年益壽,雖說丹砂這樣東西也屬藥物,若是適量內服,可治心悸易驚,失眠多夢,癲癇發狂等癥,但絕不宜多食,更不宜久食。”

若是說延年養生丹藥這個東西,真正應該算是從晉國盛行起來的,大長公主的祖父文德皇帝便是因為延年養生丹藥這東西撒手而去的,後來大長公主之父繼位,第一件事便是禁皇室子嗣因患病需要之外,沾染服用這類丹藥。

白卿言垂眸細細思索,所以……梁王是向皇帝進獻瞭丹藥,才會被皇帝施恩的?

盧寧嬅看瞭大長公主一眼,才繼續道:“若是皇帝一直服用此丹藥,再加上西涼情藥,皇帝怕是撐不瞭兩年。”
最新小说: 向尽头 主子他有双重光环 超脱规则 三战后的世界 二字并肩王 诸天影视之旅 地下武神 截教少教主

如果您的浏览器未跳转,请点击此处进行游戏并领取优惠